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華文學選刊》2019年4期|阿微木依蘿:蟻人(節選)

來源:《中華文學選刊》2019年4期 | 阿微木依蘿  2019年06月06日09:09

杰明退回自己辦公位子,繼續手上的工作。他覺得今天晚上馬老師太奇怪了。他突然感到指尖有些隱疼,仔細查看一番,發覺指甲里卡著兩片肉皮。他記不清這東西是從何而來的。早上他只是洗碗,沒有剁什么肉餡。為避免引起誤會,他急忙將手指縮成拳頭,很怕這種來歷不清的東西成為“證據”,讓本來就懷疑他的馬老師更加確信。

但是馬老師看見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察覺到的,也許杰明看手指的時候正好落入他眼中。馬老師一個箭步沖到跟前,抓住杰明的手,看到指甲里卡著的兩片肉皮。杰明十分后悔剛才沒有將肉皮及時清理。現在做什么都晚了。他睜著一雙驚訝的眼睛望著馬老師。

“我就知道是你!你用的什么身法?你向來就鬼鬼祟祟,我就知道是你!”

“馬老師,你不要這么沖動,這種事情我怎么做得到呢?我又不是神仙,又不是鬼。”

“你是人是鬼只有問你自己了。”

“馬老師你……”

“你站直了身體說話,既然藏著這么牛氣的本領,為何要矮一截呢?我們最看不起你這種假惺惺的客氣。”

“我是站直了,”杰明說了半句,眼睛望著對方又看看自己,發覺原來比他矮的馬老師此刻高高站在眼前,而他確確實實站直了身體在說話,“怎么回事!”他隔了半晌才冒出這句話。

向后退了一步,馬老師仔細一瞧,萬分吃驚地脫口問道:“你怎么變矮了?”

杰明更是吃驚到狠狠嚇了一跳。“怎么回事!”他再吼出這句。

二人互相瞪著眼,都覺得不可思議。窗外路燈明亮,屋里也亮晃晃的。兩人對看了一會兒,找不出任何原因,杰明也沒有察覺到身體哪兒不好受,反而矮了一截使他覺得體內有很多東西都縮小了一點,不像之前那樣膨脹,他感到舒服,于是兩人都繼續忙活了。

第二天,所有來上課的學生和老師都看出杰明矮了一截。“突然就矮了幾分。”杰明輕描淡寫地回答他們的問話。馬老師也說不清,作為在場者,他自己遭遇的事情都說不清呢,脖子上兩條短小的傷痕居然一夜之間長了繭子,就像是一個人一直用肩膀扛東西,扛出繭疤來了,只是繭疤不在肩膀上而是脖子的一側。

第十天,馬老師的繭疤還在,既沒有消退也沒有繼續加厚。前兩天繭疤一分一分加厚,真讓人害怕,繼續加厚下去,他的脖子就被擠彎,腦袋恐怕要像南瓜那樣掛在一旁,甚至徹底擠滾在地。

現在馬老師和杰明有很多話說。他們渴望一起加班,這樣可以互相說說自己遭遇的怪事。

三個月后,已進入深秋,杰明不定期地一點一點往下縮,身高已經跟女朋友一樣了。之前他要高出一大截。麗珠之所以愿意和他談朋友,首要也是看重他的身高。一個人的個子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的氣勢,如果再有一張俊俏的臉,那就更好了。杰明雖然沒有一張俊俏的臉,但不丑,這種不丑不俊的普通臉龐在曾經高高的個頭上還是挺吸引女孩子的目光。現在他得了這種奇怪的毛病,一天一天往下長,樣子大不如前,普通的臉看起來有點丑了。醫院去了很多次,看了多少專家,他們都說不出具體的病因。他們讓他回家觀察,看“病情”——醫生說不出毛病但也愿意將這樣的怪象稱為“病情”。“等等看吧,你這種毛病從來沒有遇見過,我們需要時間來研究。”醫生是這么交代他的。

他現在不去看醫生了。自從身體往下縮,他一天比一天感受到來自體內臟器縮小的舒暢。如果這是病,他并未感到恐懼。只不過麗珠越來越不開心了。她最近的臉色和說話的語氣都不好。聽說女人變心之前都是這樣的脾氣。也許她要離開了。很快。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

麗珠并沒有離開。她只是跟他說,你一定要去看病,難道你要變得比世上任何人都矮的程度嗎?

第二年冬天,杰明已經矮得只有一米高。女朋友跟他出門常被人誤以為是母子。他就不再跟她出門了。星期天他一個人出去玩。學校的課照常去上,陳老板暫時沒有打算將他辭退,畢竟晚上愿意加班的人永遠只有他,個頭不高,但干的活和高個子沒有兩樣。

“你會好起來的。”陳老板表面上安慰他。

現在,杰明常去城東飯館吃早餐。天天去。去年剛開始發覺自己變矮的時候,為了看病花了很多錢。

他偶爾也帶女朋友一起去吃。她的飯票是馬老師買的。馬老師說他很同情而且尊敬麗珠,她不離不棄,有大情懷。馬老師偶爾去杰明家里吃飯,麗珠都親自下廚。他們新搬的房子沒有熟人,別人每次見到馬老師和麗珠(他們總是三個人一起出門或者一起走進小區)都說,你們兒子一臉老相,是不是缺什么微量元素。杰明早就沒有罵人的心情了。自從搬出以前居住的房子,他就下決心不再跟人吵架。他無所謂現在這些人怎么說。他們說他是馬老師和麗珠的兒子就兒子吧,堵得了人嘴堵不了人心,何必再找氣受。

陳老板還是將他辭退了。

麗珠沒有離開他。但也和離開差不多。說起來真令人羞恥,她和馬老師在一起了。別人更加認定他是他們的兒子。他也覺得他像是他們的兒子了。麗珠和馬老師晚上睡在一張床上,白天一起出門。他晚上一個人睡在地鋪上,白天一個人出門。馬老師和麗珠經常搬家,大概為了不讓別人發現他們的“兒子”越長越小,丟了面子。好在每一次搬家他們都沒有將他拋棄。

“我們好歹都是受了高等教育的。”馬老師對麗珠說。

“我也不是狠心的人。”麗珠對馬老師說,“他畢竟在我這里放了好幾萬塊錢。我覺得用不完這筆存款他就縮不見影了,我覺得,他會縮得連灰塵都不剩下。”

對于馬老師和麗珠的對話,杰明心里多少有些感動。畢竟自己的情況已經這樣,怨不得旁人。那些錢就當是給自己請了保姆吧。

跟著馬老師和麗珠,他就這么平安地過起了搬來搬去的日子。

有時不知道是做夢還是醒著,他的感官混混沌沌的,感覺自己簡直不像人了,他越縮小越接近別的東西,說不清是什么,感受完全變了。

再往后,他的身體發生變化,除了一只小小的人的腦袋和人形雙腳,其他都變了,并且從身子中間又長出兩只腳來,身體也只有螞蟻那么大了。為了保證行走平衡,他每日干得最多的就是反復練習新長出來的腳。不過這是多余的擔心,雖然行走的速度不如從前,平衡卻非常好,由于身體輕便他時常爬到一片樹葉上睡覺,但是下雨天他必須躲起來,不能站在屋檐下,以他弱小的身軀很容易被一滴高高落下的屋檐水砸成重傷。

閑得無聊時,獨自走很久的路去學校,他想看看學生們過得怎么樣。學生們當然注意不到他了,他們照常學習,缺了一個杰明老師對他們來說并無影響,僅有幾次有人提起他。他的名字和人,徹底在這個工作了三年有余的地方消失。“真是個寡情的地方!”他悲哀地在心中咆哮。有一次去學校的途中,他差點死在馬老師的腳板底下。好在身體剛好卡在皮鞋底的縫隙中,馬老師一抬腳,他立刻就滾落下來,摔斷一條腿。是一只強壯的螞蟻幫他接好的腿。說起來這些小東西還真不錯。也許它們是真的把他當成同類了。畢竟他的兩只手已經褪去十個手指頭,簡直和螞蟻的一模一樣。為了報恩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必須找到一條活路,他加入了螞蟻隊伍。

連他自己也說不清為何對這種天大的不幸接受得如此平常,從一步一步縮小的那天開始,他僅僅恐慌了小半日,往后的每一刻他居然都在盼望和期待中度過。他很想知道一個人逆生長會變成什么樣子。現在他知道了。他變成了一只螞蟻。他的兩只手……不,是兩只前腿,特別健壯,螞蟻搬家時,他不是沖在第一就是沖在第二。他懷著剛剛成為一只新螞蟻的高興,精力充沛。只可恨走第一的時候比較少,螞蟻雖然愿意將他視為同類,畢竟他有兩只腳還是人形,腦袋也不是螞蟻的,在很多土著螞蟻當中,對他“丑陋”的面貌相當不屑,隨時隨地遭遇它們對他的不滿和排擠。

說他聰明也好,或者說他天生注定是一個蟻人,他已經能聽懂螞蟻的話了。只不過他不愿意放棄自己作為人類的語言,因此任何一只螞蟻都別想聽到從他嘴里說出半句蟻話。

麗珠早就注意不到他了。頭一天晚上她還看見他變得又細又小,站在她的膝蓋上抬著眼睛遙遠地望著她。那一會兒她還有些不忍和慚愧,于是頭一天晚上她望著那雙從膝蓋上投來的細小目光掉了許多眼淚,她哭著說,不知道為什么世上居然還有人遭遇這樣的不幸。她希望杰明不要怪罪她,畢竟和馬老師在一起也是迫不得已,她的年齡一天一天增長,作為女孩子必須乘著好年華找個好對象,何況馬老師能一下子掏出十五萬,不用她陪著一起等,她等不起了,再等下去她就人老珠黃。她的話還沒有從房子里消散,第二天她就看不到杰明了。杰明倒是看在眼里。她驚慌了短短的一個上午,和馬老師在房間里找了一會兒,然后他們就放棄了,他們互相說:我們找過他了。我們既沒有攆走他也沒有虐待他,我們待他如朋友如兄弟如幼子,他任何一個時段的變化我們都接受都照顧,我們做到了仁至義盡。現在我們找不到他,那就是說,從此各安天命,我們也該有個新的開始了。

杰明就是最后聽了麗珠和馬老師的對話,才默默地從房角的小洞中退出來,從門縫底下爬走了。他加入了螞蟻的長長隊伍,住在遙遠的郊外。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與麗珠和馬老師的家隔著多遠的距離。肯定很遠。他傷心了好一段時日,這是身體發生轉變以來第一次感到不開心。

“這也不壞。”他說。

“是我的情況太壞,怪不了人。”他說。

“四十不惑。”他說。

按照人的日歷,他已經四十歲了。想不到自己在四十歲時變成一只螞蟻。他想笑,嘴角一動,靠著脖子的兩根細腿抖個不停。他原地爬了兩圈。一直以來,螞蟻都是在地上爬來爬去打發時間。

……

全文見《中華文學選刊》2019年4期

選自《四川文學》2019年第3期

阿微木依蘿

彝族,1982年生,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人。著有小說集《出山》《羊角口哨》。曾獲廣東省第十屆魯迅文學獎中短篇小說獎、《民族文學》2016年度散文獎等。現居四川大涼山。

北京赛车PK10345678技巧在哪里找到 宝应县| 东丰县| 泰州市| 建瓯市| 东港市| 油尖旺区| 内黄县| 昌邑市| 会泽县| 浠水县| 喀喇| 郧西县| 登封市| 岳阳市| 盘山县| 蒙自县| 仁布县| 肥乡县| 绍兴县| 伊金霍洛旗| 西平县| 无锡市| 从江县| 织金县| 阿拉善左旗| 天门市| 延边| 新蔡县| 通化县| 吕梁市| 南昌市| 都昌县| 阿坝| 承德县| 叶城县| 自贡市| 阿拉善左旗| 黑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