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福克納對女兒說:沒人會記得莎士比亞的孩子是誰

來源:澎湃新聞 |   2019年06月06日09:08

近日,南京大學出版社·守望者在先鋒書店舉辦了《成為福克納》閱讀分享暨簽售會,邀請了美國福克納研究專家、東南密蘇里州立大學福克納研究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里格爾博士,《成為福克納》一書譯者晏向陽,以及福克納研究者、南京林業大學英語系教授韓啟群,主持人是英美文學專家、南京大學英語系副教授但漢松。菲利普·韋恩斯坦所著《成為福克納》一書屬“守望者·傳記”系列。一般傳記致力于依線性時間順序重構傳主的重要生活事件,以期揭示偉大人物之所以偉大的原因。有別于此,在這部傳記中,韋恩斯坦以福克納的生活與創作為中心,把焦點對準了福克納的自我圍困感,揭示了這位20世紀偉大的作家在藝術探索與實際生活中遭遇的種種困境。以下為整理后的對談內容。

但漢松:現代主義小說的訓練來自哪里?三十出頭的福克納是如何在這個奇跡之年一下子實現這么驚人的文學突破的?

里格爾: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福克納究竟是怎樣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實現這樣的文學突破的,但這個文學突破和他1925年左右在巴黎那段經歷有關。在巴黎的時候,他接受現代藝術的影響,尤其是繪畫。這些現代藝術給了他很多靈感。他自己是一個詩人,他稱自己是一個很失敗的詩人,但是他努力地把他對詩歌的理解和小說這個題材融合在一起。他是在舍伍德·安德森的幫助下轉向小說創作的,小說創作成為他的一個轉折點。就像但老師剛才說的,他的前三部小說并不是非常有趣也不是很成功,他在第三部小說完成之后決定不再去創作出版人想要的那種小說,他只想為自己寫作,于是創作了《喧嘩與騷動》,一部具有實驗性的小說。《喧嘩與騷動》這本小說取得了一個突破,他試著去用了很多這種實驗性的技巧,這部小說其實是捕捉到了他對生活的一些感覺,他真實的感受,他在這本小說中傾注了很多個人的東西,這是他在之前的小說中都沒有做到的。同時這本小說做到了形式和內容的融合,形式和內容開始相互關照,意識流的技法和他小說的主題相互之間也有溝通。這是他第一次完成這樣的壯舉。

但漢松:這本書的翻譯其實是挺不同尋常的,其實是很難的。因為它不像是一部真正的文學家的生平傳記,更多是一種關于文學本身的傳記,它不是按照作家出生、成長、戀愛、結婚、生子、死亡這樣線性的順序來寫的。它把“成為福克納”這樣一個偉大的事件分成了幾個片段,重點并不是講小說家經歷的人生,而是說他的這種人生的危機怎么成為他小說創作的一部分。這個作品當中有大量的文學分析,完全不了解福克納作品體系的人,我覺得看這樣的傳記是很難的,更別說去翻譯了。晏向陽老師,能不能請您講講翻譯這本書的經歷,有哪些是您印象特別深刻的地方?

晏向陽:作者在前言里面就寫到,這不是一本普通的傳記,因為目的并不是讓大家了解作家的生活,他非常強調“成為”這個詞,這是文學評論中一個很重要的術語,強調的是這個過程,強調的是根源性的影響。這本書確實跟其他傳記不一樣,它不是簡單講述生平,而是把對于福克納藝術的評價融入其中。所以它不是一本入門書籍,如果你讀過一些福克納的作品,想進一步理解他的話,這本書就是一個很好的指南,因為作者在里面提出了一些非常新鮮的觀點。

但漢松:韓啟群老師的博士論文寫的是福克納,這些年一直在做福克納研究。韓老師,以你研究的視野來看,在中國,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福克納的譯介還有研究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福克納到底火不火、熱不熱?

韓啟群:現在是2019年,我覺得最近十年應該是不太火的。2004年,我記得是第三屆國際研討會,當時是在四川外國語學院召開的。我記得那一年參會的老師每人都拿到了一套福克納全集,當時覺得很有熱度。我們當時都很期待第四屆國際研討會,但是后來這個事情就沒有人去張羅了。我覺得2010年之后,國內的福克納研究青黃不接。但是國內的福克納研究和作品的再版最近幾年比較少。福克納的影響,我們真的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大山”。

但漢松:我們知道美國南方其實是一個有著特殊歷史氣質的地方,美國南方可能跟很多地方的南方是不一樣的。福克納就講,在這個地方過去永遠不會過去。福克納很矛盾的一個地方在于,他一方面是一個孤獨的現代派藝術家,另外一方面,就像這本書所說的那樣,他又是南方家長制觀念的繼承者,他骨子里面其實很迷戀南方的那種種植園,那種大家長的感覺。里格爾博士,從您個人的角度來看,成為一個南方小說家到底意味著什么?您對莫言是有研究的,莫言代表了中國的鄉土文學。可不可以再簡短地談一下莫言跟福克納文學當中的這種地方性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里格爾:在我看來,美國南方基本上是以農業著稱的,很少有大城市,在20世紀之前也鮮有文學文化,但是福克納改變了這一點。福克納其實更多是描寫的一種沖突,這個沖突來源于美國南方的鄉村在面臨現代化和工業化時所經歷的改變。這個沖突在他的創作中一直非常重要。他是非常尊敬過去的,也非常尊敬他祖先遺留下來的一些傳統。但是他也覺得,南方的過去里面有很多不對的東西,比如奴隸制,這些都是很有問題的,所以他在尊重過去的同時也一直想要向前看、向前進。這種沖突其實也存在于莫言的小說中,莫言也是在一個和福克納相似的鄉土環境里寫作。以我對莫言有限的研究來看,我覺得莫言的小說描繪的往往是鄉村、鄉土、人與自然之間的聯系,他在描寫這些主題的時候,大多是以一種比較正面的態度。福克納和莫言在這方面是很相似的,他們兩個都嘗試著去抓住過去的一些東西。但是這樣的做法有好有壞,會生成一種沖突,過去肯定有很多很好的東西,我們需要抓住,但同時也有很多很壞的東西,我們需要摒棄。所以我覺得,福克納和莫言兩個人共有的這種天才,就在于他們把握住了兩極之間的這種張力。福克納剛寫作他的這些書的時候,當地人對他其實是沒有什么好感的,因為他們覺得他把美國南方寫得太壞了,一直到他得了諾貝爾獎,他們對他的態度才有所改觀。我不知道中國對莫言的接受是不是也是相同的方式,很有可能是相似的。因為很多時候必須要有很長一段時間讓被寫的人認識到,這些書里面對他們的描述是真實的。

但漢松:雖然這本傳記里關于福克納的生平講的不太多,但其實還是很有趣的,有很多鮮活的細節,讓人看到這個偉大作家令人啼笑皆非的一面。比如福克納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參加過“一戰”、開過戰斗機、負過傷的退伍軍官,回到家鄉時還拄著拐杖,他其實沒有瘸,但是假裝自己瘸了,就這樣保持了好幾年。你可以想象一下他的偽裝技巧,所以他是一個“撒謊精”,這樣講應該不過分。他的女兒、他的情人在福克納去世以后很久才知道原來他吹噓的“一戰”經歷全都是假的。那么他為什么這么熱衷于欺騙呢?在你翻譯的這本書里面有這樣一句話,是福克納筆下的一個人物說的:“你忘了撒謊是為生存而做出的斗爭,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扭曲現實,以適應他在這個世界上的角色的預想,是對邪惡諸神的報復。”這是福克納對自己撒謊的一種辯護。我想請晏向陽老師給我們講一講福克納撒謊的藝術。

晏向陽:關于福克納編造自己的從軍經歷,確實是一直受大家研究的,這可能體現了一個作家的天賦,我相信很多作家都挺愛講故事的,有的人知道自己在講故事,有的人講著講著就把它當真了。福克納他算是參加了空軍,但基本上沒有參加過任何戰斗。其實福克納的飛行夢想是挺真實的,這個應該不算撒謊,他后來自己掏錢去學開飛機。他年輕的時候確實是想成為一種特殊的人物,那時候可能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寫作才華。他曾祖父在當地是挺有威望的,曾經參加過墨西哥戰爭,是一個老上校。所以他夢想著要恢復那種榮光,也就是說,在他真正成為作家之前,他也夢想著要出人頭地,所以假裝自己在戰場上負傷了什么的。找到了自己的文學方式之后他就不用再裝什么了,成名之后,他反而以自己是一個老農民而感到自豪。撒謊是他為了實現自己的愿望,還沒有找到出口的時候他撒了那些謊,把這個本事運用到他的文學作品當中后,他就不用在其他地方撒謊了。

但漢松: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權運動如火如荼的時候,福克納說:“民權運動會危害我深愛的南方,內戰的時候我的南方已經被摧毀過一次了,我絕不能容忍我的南方再被摧毀,如果……民權運動如果還要摧毀我的南方,我甚至不害怕拿著槍上街去槍殺那些黑鬼。”

可是另外一方面,這樣帶有明顯白人種族主義觀念的福克納寫出了《八月之光》,非常深刻地批判了南方種族主義的暴力。我想問里格爾博士,福克納是怎么做到,將白人的種族主義意識和他小說當中對種族主義的批判結合在一起的,這難道不矛盾嗎?

里格爾:福克納對于南方種族問題的態度確實非常矛盾,他認為在個人生活里,這種沖突是很難克服的,但是在藝術世界里,他可以去刻畫一些更深層的真實。他曾經在一個采訪里說,他說的很多關于美國黑人的話其實是喝醉時說的。他有很嚴重的酗酒問題。

但漢松:傳記里講到一個令人心碎的細節。他非常疼愛女兒吉爾。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他本來是不想去瑞典領獎的,他覺得那個舞臺不適合他這個老農民,但是吉爾說想去,然后他就帶他女兒去了。他之所以不跟妻子離婚,也是因為不想失去吉爾。可就是這樣一個吉爾,在回憶父親時講過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她小時候有一次過生日,特別希望她的爸爸跟她一起在生日派對上唱歌、吹蠟燭,結果發現她爸爸開始喝酒了,一瓶接一瓶地喝。吉爾哭著求她的爸爸說,爸爸,難道不能等我生日過完你再喝嗎?她的爸爸看了她一眼說,你知道嗎?沒有人會記得莎士比亞的孩子是誰。這句話深深地傷害了她。晏向陽老師,對于這樣一個充滿矛盾感的父親,您是怎么看的?

晏向陽:主觀上他肯定是想做一個好父親的,但他身上的種種責任、種種矛盾讓他無法完全控制自己。他很愛他的女兒,但實際上給她造成了一些傷害。每個人都想成為一個好人,但很多時候生活的漩渦會把你卷進去。我覺得福克納的偉大之處在于,他被卷進去后還能表達出來,所以他成了一個偉大的文學家。他是偉大的文學家,并不是因為他過著高尚的生活,而是因為他表達了生活的真實。

但漢松:韓啟群老師,你覺得福克納想成為的那個福克納是怎樣的一個福克納?他最后成為那個福克納了嗎?

韓啟群:我覺得對于瑞典的那些專家來講,他肯定是成為福克納了,對我們中國讀者來說,他也成為福克納了,否則我們就不會知道有福克納。但是就他本人而言,他想要成為哪樣的福克納,我覺得可能他一輩子也沒搞清楚。他生活在密西西比地區一個小地方,沒出過遠門,那個地方小得連隱私都可能被人看到,所以他比較愛面子,也想把不好的東西偽裝起來。另外他很矛盾,并且在作品中把這種矛盾性展示出來,他的作品多維、復雜、很有看頭。所以從文學成就上來講,文學殿堂上多了一位大師,他是成為福克納了。但對他個人而言,他的人生肯定跟我們每個人一樣,有成功,有遺憾,有痛苦。

北京赛车PK10345678技巧在哪里找到 乃东县| 盘锦市| 都昌县| 兴国县| 普陀区| 高雄市| 东乡县| 怀柔区| 天等县| 兴化市| 大渡口区| 秭归县| 宜宾市| 小金县| 恭城| 阜新| 堆龙德庆县| 长顺县| 名山县| 会泽县| 平南县| 焉耆| 普兰县| 连南| 静安区| 商洛市| 浮山县| 福贡县| 阳山县| 金乡县| 阿瓦提县| 保靖县| 哈尔滨市| 拜泉县| 丰镇市| 清原| 保德县| 南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