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隨緣

來源:解放日報 | 王瑢  2019年06月06日07:53

五六歲那年,父親有次帶我去山西五臺山佛光寺。它的存在打破了日本學者所謂“中國沒有唐朝及其以前的木結構建筑”之言論,因而舉世聞名。寺內各種文物琳瑯滿眼,印象最深的是一套“皇家鎏金茶具”,據傳為唐僖宗李儇所奉。青花描金雕龍,躍躍欲飛,真好看。但父親獨獨對武則天那一抹“金絲盤繡大紅綢小襖”興致盎然。左看右看,近觀遠瞧,回家后很長一段時間仍念念不忘。父親自言自語:“當年媚娘穿它是個甚樣?”又自問自答:“風情沉默,千姿百態不動聲色,便是大唐美人的妖嬈豐腴也。”我完全不知所云。父親連連贊嘆:“瞧瞧那小襖尺寸,嘖嘖,武則天肯定不是‘大洋馬’(高個子)!”

記得那天我們前腳才剛跨出寺門,不知從哪忽然冒出一個人。一身僧服,往面前一站,雙手合十,連鞠三躬后盯著父親看,悠悠道:“阿彌陀佛。施主天庭飽滿,印堂發亮,注定與佛有緣。”父親一聽,拉了我扭頭快走。那人不急不慌,笑嘻嘻跟了一路,嘴里聲音不大,嘮嘮叨叨個沒完。父親手中猛然用力,幾乎把我拽倒,調頭朝另一方向疾步。那人步步緊隨。父親忽然站住了,轉身說:“印堂發不發紅,天庭飽不飽滿,與佛何干?半兩棉花——免彈(談)!”那人怔住,一時答不上來。

聽奶奶講,父親幼時曾在晉北鄉下的一個小廟里住過一段。別家小孩快要念書的年紀,父親話還說不利索,經常莫名其妙就發燒,問啥也沒反應。奶奶暗自發愁,“這娃莫不是個二傻子?估計是被什么不好的東西纏上了。”鄉下把這種現象叫“中蠱”。晉北一帶,誰家小孩總是體弱多病,久醫而不見好轉,或小孩整日無精打采,又查不出什么毛病,就要抓緊時間“祛邪”。具體辦法很簡單,就是把小孩送到附近的廟里去住上一陣。父親住的那廟名曰“文殊寺”,極小。里面統共三個人。住持當時是個老尼姑,已經七十多歲了。還有一長一幼兩個姑子。大的也就二十出頭,小的只有六七歲。

父親說,每天吃來吃去,基本就是一種菜。涼拌豆芽,素炒豆芽。偶爾吃一頓豆芽炒面,當菜。黃豆芽綠豆芽,沸水里一焯,撈出來,倒一股子陳醋,撒一小撮粗鹽,就那么拌拌。吃吧。主食永遠是二米(大米加小米)干飯。要搶著吃。鹽很快“逼”出水,吃著吃著,滿滿一大盆豆芽,像少了一半。“餓哪,總覺餓,永遠吃不飽。”父親說,“晚上躺床上睡不著,翻來覆去,覺得肚里仿佛住了一窩鴿子,咕咕咕咕叫得歡。”

新中國成立后不久,這座小廟古樹發新芽,改建為一所村辦小學。“村里當時廟也多,”父親說,“有大有小,有遠有近,最大的寺院,大殿都太大,學生們先是在里面實行了一段時間的階梯式授課——不同年級的孩子,按年齡大小,分成幾大排座位,輪換著上課。老師是同一個人。先給低年級同學講拼音——a、o、e。底下跟念。這老師再轉去另外一邊,教稍高一些的年級,講得最多的是《幼學瓊林》,開頭一句——混沌初開,乾坤始奠……底下人多嘴雜,很快便沸反盈天。”說著笑起來。“老師后來改換教學辦法,小班教算術的那天,大班教語文,不再混教,秩序好許多。有一次,幾個大班的孩子調皮,不知怎么發現寺廟后院有個庫房,里面堆放著村里‘請神會神’演戲時所用刀槍劍戟。大家跳窗爬進去,人手一件,呼呼哈哈互相對打。通通受罰去刷豬圈。”父親沉默下來。“那地方,后來改做村文化禮堂了。”

父親對于廟宇,似乎總是充滿情感。早年住“學習班”,有次被村支書請去做“業余畫匠”。是給本村一座小廟畫壁畫。這廟說不上來應該屬于哪一派。信道的去,信佛的也去,求婚姻求平安去,求子求女求萬事圓滿也去。人人可以去的那么一座小廟,屬于萬事通性質。村里每年一入旱季,祈雨也要來這里,全村人跪地上三叩九拜,希望能磕頭磕出個龍王爺來。不足兩百人的小小村莊,這樣一座小廟,倒真是方便又實用。

去年我出差路過此地,專程繞道來看看。左轉右轉不見。那小廟沒了?疑惑間,一個過路的老太太笑瞇瞇地說:“連村頭那兩堵老土城墻,開山時一起崩了個稀巴爛。”回去一路,我為那些美好的小廟壁畫感到可惜,但剎那間仿佛聽見父親淡淡一笑,說:“就算幸存,也無非是做了村里的倉庫或牲口圈。” 

北京赛车PK10345678技巧在哪里找到 苏尼特右旗| 凉城县| 海城市| 泗洪县| 东辽县| 柏乡县| 昭平县| 罗平县| 贵州省| 镇赉县| 开远市| 东丰县| 霍邱县| 和龙市| 灌南县| 嫩江县| 宜州市| 建宁县| 南皮县| 筠连县| 土默特左旗| 老河口市| 莱阳市| 梓潼县| 香港| 屏山县| 灵宝市| 会同县| 洪湖市| 大化| 晋州市| 依兰县| 淮滨县| 临沂市| 库车县| 兴文县| 旅游| 黎川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