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遠去的糯軟與香甜

來源:中國文化報 | 高艷  2019年06月06日07:41

午間在食堂吃飯時,圍坐一起的同事們說起包粽子,我頓時啞然,心里一揪一揪地疼。

又是一年端午了,可媽不在了,再也沒有人喊我回家包粽子了……

關于端午的記憶里沒有父親,他走得更早。

母親是五月初六的生日,母親很愛吃粽子。每年端午節,母親要提前好多天開始張羅,挑選好糯米買回家,滿滿地泡上兩大盆。母親說舅舅和姨忙,沒時間包粽子,于是,我和妹妹就將包好的粽子一家家地給她的弟弟、妹妹們送去。平日遇到賣粽子的,雖不如自家包得好吃實惠,我們也會給母親買幾個回來,母親總說,別買外面的,太貴,我知道她是怕花錢。

通常是端午節前的下午,母親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讓我下班回去包粽子。

還是上高中時,我就跟母親學會了包粽子。那時我們還住在平房,小院里擺上四方的飯桌,桌上放著兩個白色大盆。母親用東西仔細,大盆不知用了多少年看起來還是簇新的,里面泡著糯米和粽葉,糯米經過幾天的浸泡,潔白、晶瑩、飽滿;寬大的粽葉不知被母親洗了多少次,紋理清晰干凈,散發著好聞的植物的清香。大碗里盛著母親挑選好的紅彤彤的大棗和蜜棗,有時還會有我愛吃的紅豆沙。包、捏、折、轉,粽子終成精致小巧的斜四角,用馬蓮系上,包好后,緊緊實實的,煮后米粒不易溢出。

一年復一年,青春的心對傳統的事物漸生厭倦,我勸母親少包些,夠她自己吃就行,可母親不愿意。現在想來,她是享受這包粽子前前后后的過程吧,看著那純白的糯米,聞著那散發著清香的綠油油的粽葉,母親雖然忙碌,但內心是歡悅的。每年臨近端午,她一定是期盼的吧,就像我們期待一份等待很久的禮物一樣,可是,那些年為什么我不懂呢。

后來,也許是母親的年紀大了,漸漸地,很多事母親總要和我商量,似乎越來越依賴我了。端午節更多的也是我包粽子,母親在一旁幫忙,一遍遍洗煮好的粽葉,將我包好的粽子擺在鍋里。母親做什么事都很細致,粽子被她耐心地左右權衡地擺放,一個個緊挨著躺在鍋里。母親說,這樣煮出來的粽子不易散,而且米會更黏。

母親苦夏,整個夏天吃飯不多,但她喜歡甜食,浸在水里的粽子,拿出來,涼涼的,黏黏的,蘸些白糖,母親說特別好吃。

以后的端午,于我,怕只是一個虛無的節日了。我知道,我不會再碰觸那暗綠的粽葉,那滑過鼻翼的清香會刺痛眼睛,流下淚來。我不會再讓自己的手,感受糯米與水的浸沒,那些涼,會驚起我的記憶。

糯軟與香甜,回望時,顯露出的竟是堅硬與酸楚,生生地硌在心底最柔軟處,彌漫久久的疼。

北京赛车PK10345678技巧在哪里找到 巧家县| 新竹县| 蓬安县| 于田县| 冷水江市| 湖南省| 宁陵县| 佳木斯市| 桂林市| 太谷县| 安徽省| 桃园市| 垦利县| 台东县| 金山区| 乐陵市| 彩票| 黔南| 浏阳市| 松溪县| 尤溪县| 靖江市| 项城市| 华宁县| 和平县| 岗巴县| 婺源县| 临颍县| 孟村| 碌曲县| 博罗县| 武平县| 治多县| 九江县| 铜鼓县| 清远市| 梅河口市| 永川市|